“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2014-08-19 11:06:06    413次点击               发布者:admin

分享到:

韩寒(资料图)

电影《后会无期》由韩寒编剧导演

原标题:&濒诲辩耻辞;天才韩寒&谤诲辩耻辞;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尘诲补蝉丑;&尘诲补蝉丑;《后会无期》与韩寒现象

肖鹰《中国青年报》(2014年08月19日09版)

《后会无期》:遮掩欲望的猥琐青春

这个暑期档电影票房角逐,前半期看点是以《变形金刚4》为首的5部美国大片不出一月狂卷40亿元人民币,后半期的重头戏是&濒诲辩耻辞;美片清场&谤诲辩耻辞;之后,媒体联手推给公众的郭敬明《小时代3》与韩寒《后会无期》之&濒诲辩耻辞;郭韩影战&谤诲辩耻辞;。我以为,郭片恶俗,韩片猥琐。与《小时代3》赤裸裸地张扬物质主义的&濒诲辩耻辞;青春梦想&谤诲辩耻辞;不同,《后会无期》是用看似散淡随性、实则觊觎名利之术,裱新着上世纪后期以来的陈腐的&濒诲辩耻辞;青春叛逆&谤诲辩耻辞;。

&濒诲辩耻辞;郭韩影战&谤诲辩耻辞;打的不是电影战,而是以网络联动纸媒的&濒诲辩耻辞;粉丝战&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口水战&谤诲辩耻辞;。令人惊异的是主流媒体争相炒作&濒诲辩耻辞;韩寒《后会有期》口碑胜郭敬明《小时代3》&谤诲辩耻辞;。甚至,不少在业界颇有影响的学者、批评家,也在纷纷认定《小时代3》为烂片的同时,高调指认《后会无期》为&濒诲辩耻辞;有情怀的文艺片&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是中国电影更新换代之作&谤诲辩耻辞;。如此一边倒地压郭挺韩,是这些学广资深的评说者曲意装萌,还是中国电影真的&濒诲辩耻辞;烂片无底线、评判无准则&谤诲辩耻辞;?

从电影叙事看,《后会无期》是一部十足的烂片。它烂在不仅前后情节如&濒诲辩耻辞;仙人跳&谤诲辩耻辞;一样毫无联系地推进,而且每个情节本身的叙述也是不过脑的&濒诲辩耻辞;神导&谤诲辩耻辞;。如,男主角江河(陈柏霖饰)的&濒诲辩耻辞;旅馆妓遇&谤诲辩耻辞;,占时半小时以上,破绽百出。实际上,因为影片根本无所表达,更不会表达,它充斥全片的似是而非、言不及物给这场青春秀涂上了&濒诲辩耻辞;青春迷惘&谤诲辩耻辞;的油彩。

这部&濒诲辩耻辞;作家、赛车手韩寒&谤诲辩耻辞;的导演处女作,虽被韩自称为&濒诲辩耻辞;一部很有诚意的电影&谤诲辩耻辞;,但从情节到对白都充斥着对他人创作的仿袭,是一部毫无诚意的&濒诲辩耻辞;电影杂攒&谤诲辩耻辞;。在该片中,最出新意而且切合&濒诲辩耻辞;后会无期&谤诲辩耻辞;片名的桥段,是阿吕(钟汉良饰)在森林中神秘出现,神侃骗取了马浩汉(冯绍峰饰)、江河两人的信任,从而轻易地骗走了马的汽车。然而,这个桥段是美国经典公路片《末路狂花》(1991年)的一个雷同桥段的翻版(该美片中,是一男骗两女)。又如,该片让江、马两人煞有介事地探讨&濒诲辩耻辞;温水煮青蛙&谤诲辩耻辞;的人生寓意,不过是拾人牙慧、重弹西方电影老调。再如,阿吕那句&濒诲辩耻辞;你连世界都没观过,哪来的世界观&谤诲辩耻辞;,则是对《失恋33天》中大老王那句&濒诲辩耻辞;你连人都没生过,你拿什么质疑人生&谤诲辩耻辞;的模仿。

这部被自我标榜为&濒诲辩耻辞;公路文艺片&谤诲辩耻辞;的电影,在115分钟的片长中,导演用以炫技的招数就是不断地让演员一边背诵出戏的&濒诲辩耻辞;段子&谤诲辩耻辞;,一边表演&濒诲辩耻辞;韩氏猥琐耍酷&谤诲辩耻辞;。如,马、江和阿叁人模仿美国公路片《逍遥骑士》(1969年)中叁个男子露天并肩撒尿。不同的是,该片人物将手上尿液抹在他人身上或自己身上。又如,江先将暗娼苏米(王珞丹饰)的招嫖名片扔进马桶,又马上捞起来用洗脸毛巾擦干,马随即用这条毛巾擦脸,并且直呼幸福。

在这一系列&濒诲辩耻辞;韩氏猥琐耍酷&谤诲辩耻辞;的&濒诲辩耻辞;神戏&谤诲辩耻辞;堆砌下,江河以极度装萌、且脸谱化的表演向观众反复演绎着一个&濒诲辩耻辞;博学而迂执&谤诲辩耻辞;的&濒诲辩耻辞;青春偶像&谤诲辩耻辞;。然而,片中这位年轻的中学教师江河的人格是极端分裂的。他处处表现出不通世俗的迂执,但与暗娼苏米初会,不过叁句话就表现出如嫖客一样油滑。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人前如古代圣徒一样高洁矜持的江河,却随即毫无条件、没有过程地迷上了苏米,甚至在得知其设局诈骗自己后仍不弃不离。显然,江的书生迂执只是导演安排的装萌。江的猥琐,就在他自以为是、不断自我拆破的&濒诲辩耻辞;装&谤诲辩耻辞;中。

《后会无期》是一部名不副实、逻辑混乱、没有诚意的电影。它是一部打青春失意牌的&濒诲辩耻辞;文艺片&谤诲辩耻辞;,结尾却是叁年后如期归来的男主角江河出书成名、情侣携手的商业片俗套。江河美梦成真的结局表明:以平凡为色面、以叛逆为标签、以迷惘为情调的&濒诲辩耻辞;韩寒青春情怀&谤诲辩耻辞;,骨子里是一个觊觎名利的梦。

&濒诲辩耻辞;天才韩寒&谤诲辩耻辞;:一个辍学生假造的文化骗局

作为第一主角的江河,扮相和神情都指向现实中的韩寒。江河与韩寒经历了相同的&濒诲辩耻辞;人生跳转&谤诲辩耻辞;:影片中一路失意落败的江河在影片结尾时跳转为&濒诲辩耻辞;成名作家&谤诲辩耻辞;,现实中韩寒从一个因学业极差被迫辍学的高一学生跳转为&濒诲辩耻辞;文学天才&谤诲辩耻辞;。2012年,现实中的韩寒面对被质疑作品代笔,不能自证清白,与之&濒诲辩耻辞;后会有期&谤诲辩耻辞;的是,2014年,电影中江河的成功史是一段&濒诲辩耻辞;仙人跳&谤诲辩耻辞;式的空白。

2000年,7门文化课不及格的高一辍学生韩寒出版了&濒诲辩耻辞;涉及的政治、历史、文学知识无数,直接引用的文本数量非常浩大&谤诲辩耻辞;的长篇小说《叁重门》。不读书而智识超群,学业差而才华出众,如此韩寒当然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文学奇迹。

事实上,在20~21世纪之交,中国社会上下罹患&濒诲辩耻辞;大师渴望症&谤诲辩耻辞;。因为大师缺失,国内教育广受社会诟病,以高考为指挥棒的应试教育则首当其冲。应时而生的&濒诲辩耻辞;天才少年作家&谤诲辩耻辞;韩寒被文学权威和主流媒体联手塑造为&濒诲辩耻辞;反应试教育的天才英雄&谤诲辩耻辞;。从2000年到2012年,他又从&濒诲辩耻辞;天才少年作家&谤诲辩耻辞;转型为&濒诲辩耻辞;公民意见领袖&谤诲辩耻辞;。文学权威们无论是真信还是假信,无论其出发点如何,似乎都得到了神灵感召,在为&濒诲辩耻辞;韩寒奇迹&谤诲辩耻辞;推波助澜的过程中,彻底放弃了学术理性和文学常识。

2012年春,由网友麦田发起,方舟子等众多学者参与,国内网络自发展开了长达半年的&濒诲辩耻辞;质疑人造韩寒&谤诲辩耻辞;活动。质疑者认为,韩寒的主要作品如《杯中窥人》、《叁重门》及发布于博客的大量时评文章,均非韩寒本人所作;他们通过大量文本考辨、甄别,证明韩寒本人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条件完成这些署名文献。

韩寒的回应包括叁方面:其一,以恶劣辱骂麦田、方舟子及其家人为基本手段反击质疑;其二,在包括电视视频的媒体回应中,罔顾事实、出尔反尔、前后矛盾、错误百出地否认作品代笔;其叁,两次起诉、两次撤诉,高调宣称追究方舟子等人的&濒诲辩耻辞;法律责任&谤诲辩耻辞;,却又不了了之;其四,出版自称为《叁重门》手稿的影印稿,但该书显示,这个字工句顺的&濒诲辩耻辞;手稿&谤诲辩耻辞;,只可能是&濒诲辩耻辞;抄写本&谤诲辩耻辞;。

综合韩寒回应质疑的公开表现可证明,已年届30岁的作家韩寒,缺少合格高中毕业生应备的文史知识,缺少一个当代成熟青年应有的语言表达能力,更加缺少一个有教养的当代青年必备的社会道德观念。这个暴露于公众眼前的韩寒与写出《叁重门》及大量公众认同、针砭时弊的博客文章的&濒诲辩耻辞;意见领袖韩寒&谤诲辩耻辞;格格不入。这就是说,&濒诲辩耻辞;不读书的天才韩寒&谤诲辩耻辞;和&濒诲辩耻辞;自由意见领袖韩寒&谤诲辩耻辞;,只是当代媒体联手文学界打造的一个虚假文化偶像。

不敢面对自己&濒诲辩耻辞;天才成名史&谤诲辩耻辞;的韩寒与《后会无期》中&濒诲辩耻辞;博学迂执&谤诲辩耻辞;又&濒诲辩耻辞;欲望猥琐&谤诲辩耻辞;的江河是同形同质的。这种现实与电影的同形同质,如果导演真是韩寒本人,则是他对主角的无意识移情(自我投射);如果导演并不是韩寒,则是导演根本缺少诚意和底气。但是,无论导演是谁,作为现实韩寒的电影化身,&濒诲辩耻辞;很装&谤诲辩耻辞;的江河表现出来的只是&濒诲辩耻辞;韩寒猥琐&谤诲辩耻辞;。

《后会无期》&濒诲辩耻辞;很韩寒&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很装&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很猥琐&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天才作家韩寒&谤诲辩耻辞;,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濒诲辩耻辞;韩寒&谤诲辩耻辞;:一个必须清理的反智主义招牌

成名15年来,&濒诲辩耻辞;韩寒&谤诲辩耻辞;已被文学界、媒体和市场合谋打造为一个拥有巨大吸金资本的品牌代言人。所以,韩寒的主要包装商和长期投资商、《后会无期》出品方之一路金波敢于宣称:&濒诲辩耻辞;韩寒就是拍成一坨翔(网络语意为&濒蝉辩耻辞;屎&谤蝉辩耻辞;),我们也赔不了。&谤诲辩耻辞;(2014年8月4日,《成都商报》)因为有暴利可图,围绕着&濒诲辩耻辞;韩寒&谤诲辩耻辞;,聚集着关系错综的多种利益集团。

正是这些利益集团将韩寒紧紧包裹,联手抵制将其撕破伪装、曝光真身的质疑。准确讲,这个偶像的继续存在成为无视社会公义的文化商人及其利益关联者恶意敛财的文化幌子&尘诲补蝉丑;&尘诲补蝉丑;这次主流媒体和某些影评&濒诲辩耻辞;大痴&濒诲辩耻辞;对《后会无期》的力挺,背后是有利益链可循的。

韩寒一开始就以&濒诲辩耻辞;反应试教育&谤诲辩耻辞;为幌子,承担了新世纪文化的反智主义英雄。在当代中国文化史上,韩寒是继张铁生和黄帅之后,第叁个反智主义的&濒诲辩耻辞;英雄代表&谤诲辩耻辞;。韩寒说:&濒诲辩耻辞;我不读文学史,我就是文学史。&谤诲辩耻辞;这话表现的无知、狂妄,与&濒诲辩耻辞;文革&谤诲辩耻辞;时期张铁生、黄帅们的&濒诲辩耻辞;读书无用论&谤诲辩耻辞;的狂言妄语一脉相承。

在2012年被质疑作品代笔后,韩寒作为品牌代言人,撕下了&濒诲辩耻辞;自由公知&谤诲辩耻辞;的伪装,赤裸裸地进入低俗娱乐炒作。为了提高自己的商业人气,他甚至协同网络以年幼女儿为炒作对象,扮演&濒诲辩耻辞;国民岳父&谤诲辩耻辞;。在《后会无期》首映当天,&濒诲辩耻辞;韩寒电影卖得好,小野嫁妆少不了&谤诲辩耻辞;的广告语赫然出现在某报上。这就是说,追逐市场需要,今天的&濒诲辩耻辞;韩寒&谤诲辩耻辞;已经露出了无底线迎合和刺激恶俗市场趣味的面目。

我以为,清理&濒诲辩耻辞;天才韩寒成名史&谤诲辩耻辞;,不仅是给历史以真相、还文坛以是非之必需,同时也是肃清20世纪以来对中国文化毒害极深的反智主义流毒,给青年以正确引导的应有之义。着眼于反腐治国,&濒诲辩耻辞;假造天才作家韩寒&谤诲辩耻辞;的最后查证,不仅将坐实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也当是揭开当代中国文坛腐败盖子的一个关键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