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宝刀锋尚在—读《李守诚书法作品集》

金剑宝刀锋尚在—读《李守诚书法作品集》

2016-10-12 10:10:57    3653次点击               发布者:李铂岩

分享到:

 核心提示:书法泰斗李守诚先生书法泰斗李守诚先生和作者崔陟先生亲切交流《李守诚书法作品集》我在历史文化名城邯郸工作和生活了十几年, 对那里的大事小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邯郸无论在历史上还是近现代中, 都有许许多多令人难以磨灭的记忆。 说到邯郸自然提到成语, 因为那里是成语之乡。 像脍炙人口的围魏救赵、 价值连城...


书法泰斗李守诚先生


书法泰斗李守诚先生和作者崔陟先生亲切交流


《李守诚书法作品集》

我在历史文化名城邯郸工作和生活了十几年, 对那里的大事小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邯郸无论在历史上还是近现代中, 都有许许多多令人难以磨灭的记忆。

说到邯郸自然提到成语, 因为那里是成语之乡。 像脍炙人口的围魏救赵、 价值连城、 完璧归赵、 邯郸学步、 黄粱一梦&丑别濒濒颈辫;&丑别濒濒颈辫;都有记载, 或者是相传发生在那里。 有些典故还有遗迹尚存, 今人便立碑记载以传千古。 在我们阅读这些碑文的时候, 不能不提及一位重量级人物, 那就是着名书法家李守诚老先生。 碑文中那老到沉稳而又韵味十足的书法, 大多出自他的笔下, 人们赞叹不已,一是历史风云的翻卷变化的感叹, 二就是对精湛脱俗的书法艺术的欣赏。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 到九十年代初, 我和李守诚先生有过密切的合作。 那时, 邯郸的书法还没有达到广泛普及的程度, 我们在一起办培训班, 他讲书法, 我讲篆刻。 我们的合作若说珠联璧合难免有失谦虚, 但确是互补性的配合, 一时间小成气候。 后来我回城了, 但是我们的联系一直没有中断, 友情一直延续, 只是改换方式而已。记得李先生说过他要出一本作品集, 我一直期盼着, 真如久旱之盼云霓。 在电话里我曾问过几次,李先生总是说不急。

就在几个月前,一位朋友从邯郸来,给我带了一本厚厚的书。我有一种预感,应该是李先生的作品集了。迫不及待地打开,眼前一亮:果然就是!

打开书, 我就像 &濒诲辩耻辞;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谤诲辩耻辞;  苏联高尔基曾这样形容他读书时的状态。 那闪烁着毫光异彩的作品疾迅地扑入眼帘, 182件作品, 件件精湛, 充分体现了李先生的书法风格,和十年、 二十年、 叁十年前相比, 不断升华, 又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让我不禁想起宝刀不老的说法。 &濒诲辩耻辞;金剑宝刀锋尚在,短箫横笛韵犹佳&谤诲辩耻辞; 我想以此来形容李先生的书法和为人, 或许还是比较恰当的。 李先生的形象和精深的书法造诣在我的思维里, 越发清晰起来。

对于李先生的书法我留心已久, 所以很快有十六个字浮出记忆, 那就是 &濒诲辩耻辞;传承有绪, 固守专一; 锐意突破, 广植桃李&谤诲辩耻辞;  听起来似乎有些零乱,且容我慢慢道来。

李先生在邯郸、 河北, 乃至全国, 进而到海外书坛均享有盛誉, 他并非一枝独秀, 是从家传而来。 他的父亲李松年, 字鹤亭, 书画印造诣精深,为清末书坛泰斗张裕钊弟子王洪钧入室弟子。换言之, 就是当年曾国藩四大弟子之一、主讲保定莲池书院张裕钊的再传弟子。那时学术气氛和师承关系与今日大有不同,一日为师则终身为父,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对学生相当严格。行事严谨的李松年老先生临池日久,书艺渐进,颇得老师青睐。现在邯郸地标古迹赵武灵王丛台上&濒诲辩耻辞;武灵丛台&谤诲辩耻辞;四个字就出自李老先生之手。还有记载着血泪柔情&濒诲辩耻辞;二度梅&谤诲辩耻辞;故事的&濒诲辩耻辞;夫妻南北兄妹沾襟&谤诲辩耻辞;的石刻,也是李老先生书写。可惜的是我结识李先生时,老先生已经过世,未能一见。

我们可以想象李先生在这样一位父亲的教导下,加之自己的天分和勤奋,书法水平自然是非同一般。 他从少年时就步入正轨, 临习王羲之的 《兰亭序》 是必修课; 揣摩怀素的 《自叙帖》 也不可少;  《龙门二十品》 中涉猎研习; 还写过钟绍京的 《灵飞经》 &丑别濒濒颈辫;&丑别濒濒颈辫;当然学习张裕钊的作品还是主课。 是为 &濒诲辩耻辞;流传有绪&谤诲辩耻辞; 

我们知道张裕钊的书法代表作为 《重修南宫县学记》, 其书法独成一体, 故世称 &濒诲辩耻辞;南宫碑&谤诲辩耻辞; 康有为对其书法大加称道,有&濒诲辩耻辞;千古以来无以比&谤诲辩耻辞;之说,可见钟爱之至。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南宫碑这种风格独特的书体,没有广泛流传。那外方内圆的笔触,仅仅保留在书论研究者的论述之中。令人费解的是,在日本倒有一些津津乐道者,似乎已经称他们的课题。持此论者,不亚于坐井观天。他们只要到中国,到河北,到邯郸,就会知道南宫碑不但存在,而且现状足令其肃然起敬。

说到这里就要感谢李先生, 他始终固守着这块阵地, 并付出大量心血。 李先生在经济条件不乐观, 身边环境不轻松的时刻, 也就是生活的乐趣显得淡然而相对枯燥时, 始终没有放弃的就是对书法, 尤其对南宫碑的修炼。 他牢记着父亲的教诲, 寒暑不辍地挥毫。 他那时不知然后会是怎样的光景, 也没有期待将来会有什么样的辉煌。只是一味地书写品味, 他只想着尽量缩小和先贤、 父辈之间的差距, 全部心思都用在枯墨与糙纸上。 然而, 他没想到的是, 这种甘于寂寞的固守, 就是民族文化得以传承的最佳方式。 多少人浅尝辄止, 而他做到了。 是为 &濒诲辩耻辞;固守如一&谤诲辩耻辞; 

书法是展现个性的和继承传统相结合的产物, 李先生性格开朗,谈吐幽默。性格决定做任何事情的风格,对书法也不例外。李先生经过多年的修行,终于炼就只属于自己的&濒诲辩耻辞;叁昧真火&谤诲辩耻辞; 。如今他笔下的南宫碑不仅仅体现在外方内圆的典型风格上,而是注入了极大的活力。他的笔触展现了更为宽博的审美视野,甚至流露出潺潺流水的欢快节奏。他的笔法犹如清风梳柳,细雨润花的自然、含蓄,使人观后即得到难以名状的艺术享受。毫不夸张地说,李先生对南宫碑的继承, 使得沉寂了近百年的书体又获得了活力,继承中有所发展, 被世人成为 &濒诲辩耻辞;李氏南宫碑&谤诲辩耻辞;  是为 &濒诲辩耻辞;锐意突破&谤诲辩耻辞; 

正是这个原因, 今天我们徜徉在历史文化名城邯郸时, 李先生题写的匾额不时可见。 当然我们最为流连的还是 &濒诲辩耻辞;蔺相如回车巷&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温明殿遗址&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学步桥修缮记&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朱德桥&谤诲辩耻辞;&濒诲辩耻辞;邯郸成语典故苑&谤诲辩耻辞;等与历史息息相关的碑刻。

李先生对于当代书坛的显着贡献还有 &濒诲辩耻辞;桃李满门&谤诲辩耻辞; 之举。 他上承家学, 而且教子有方, 其子李喜泰继承家学,  1993 年即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 而且成绩斐然。 其孙辈亦是书坛新秀, 为此李先生很欣慰。 除家人李先生有教无类, 广收门生,其弟子中不乏佼佼者。 由自身至家人, 再到社会上, 李先生真是功不可没。 正是这样, 李氏南宫碑已不再属于他个人, 而是民族文化之林的秀木,李派书法艺术应运而生。 当今社会科学进步, 传播方式飞跃呈现, 相信老朋友李守诚的书法艺术会有更大的发展, 李派队伍也会进一步壮大。 是为 “广植桃李&谤诲辩耻辞; 

以上是看到《李守诚书法作品集》时随之而来的一些思绪。大多是头脑中早已形成的,翻看新书自然是又一番感慨。我愿结合几件作品,与朋友们共享欢乐。

《回车巷碑记》 写于 1981 年,至今已经有35年了。那时李先生刚过花甲,艺术年龄更是兴旺时期。行笔健劲有力,一笔一画中规中矩,俨然古碑传世。严谨不是拘谨,仔细观之,字字灵动,彼此顾盼呼应,浑然一体。我们看到每一个字都完全地保持者南宫碑的韵味,出处明了,真谛得传,足可以与典故共存,为赵文化的经典。刻碑时,还有&濒诲辩耻辞;左&谤诲辩耻辞;的痕迹,书者不可留名。但是这作为一种历史现象保存,也是一种资料,姑且保存吧。

&濒诲辩耻辞;闲云无定貌,远鹤有余声&谤诲辩耻辞;一联,充分体现了李氏南宫碑的特色。我们看到笔触的轻重、枯润、疏密等手法运用得无不恰到好处,一切是那么自然和谐,处理得合情合理。这些技巧的运用,早已烂熟于胸,那真是信手挥之,神韵自来。我们说是李氏南宫碑,那是因为在转折等细微处还明显地显示着张裕钊的精神。是发挥,是光大,而不是叛道,这就是一个真正书家的作为。此作的风格还似金石铭刻,经历时光打磨后所流露出的沧桑感,或者说金石的味道颇为浓郁。须知,这是有赖于多年心血打磨出来的,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底。

李先生曾送我一件唐王维的《山居秋暝》,甚是珍爱,保存至今。书中所收同内容的作品,写于2004年,是年先生 81岁。这件作品和前两件作品相比,更加灵动,以行书气质贯穿,时现草书味道,体现了一种积极向上的活力。看得出来 81岁之老者,不但身轻体健,而且头脑灵活。心与手均能同步,并与时代节拍相吻合。细细品味,张裕钊南宫碑韵味依旧,个性则更加突出。作为老者,殊为难得。引人入胜是格调,绝非习气的卖弄,这一点更是可贵。杜甫在《戏为六绝句》诗里说过&濒诲辩耻辞;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谤诲辩耻辞; 。今天我们用来形容李先生 80 岁以后的作品,应该是最恰当不过了。能保持南宫碑的原汁原味,又能融进自己的个性,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中日臻演化, 这当是李先生书法艺术最为难能可贵的地方, 为我们在继承和发展民族文化的探索中, 起到了榜样的作用, 或者说传播着难以抑制的正能量。

我看过此书想把上面说过的叁件作品作为李先生叁个阶段书风的代表,因为未与李先生沟通,难免有不妥之处。但是出自内心,故冒昧表白。

人们在评论老书法家的作品和造诣时, 往往爱引用唐孙过庭 《书 中提及的 &濒诲辩耻辞;人书俱老&谤诲辩耻辞; 这固然是赞誉之词, 但对于和我忘年之交的李先生, 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这样说。 孙氏的 &濒诲辩耻辞;老&谤诲辩耻辞;虽说是辉煌的境界, 但是毕竟有迟暮之感而令人扼腕。 在我看来, 李先生无论是心理年龄还是生理年龄,特别是艺术年龄, 都是那么旺盛,  &濒诲辩耻辞;老&谤诲辩耻辞; 尚远矣。我觉得我们骑着吱吱呀呀的自行车奔忙于邯郸街道中的日子, 仿佛就是昨天。 一切那么清晰, 那么难以忘记。 年龄只不过是一个数字的积累, 不是什么年迈衰老的标记。

《李守诚书法作品集》 观后有感, 一吐为快, 再过几年就是他的百岁诞辰了, 到那时观看他的书法, 会更加知道宝刀不老的真正含义。

我期待着。

 

  (《李守诚书法作品集》李喜泰 李清娟主编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5  9 月第一版 定价:360元)(2016104日第8版)

     (作者崔陟先生简介:崔陟,1949年生于北京,本名崔志刚,亦名恩唐,或称博陵人。着名书法家,作家,编辑、学者。为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出版编辑委员会委员、北京中韩书画家联谊会副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央国家机关分会办公室副主任、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秘书长。)

       李守诚作品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