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白来勤:面皮儿的诱惑

理事白来勤:面皮儿的诱惑

2020-02-21 17:29:37    191次点击               发布者:李铂岩

分享到:

春节宅家抗疫,油腻东西吃多了,真想换换口味。
      朋友圈不少“家庭煮妇”们都在晒自己摊的煎饼、蒸的凉皮、包的素包子饺子、扯面油泼面,看得我直流口水,只有点赞的份儿。
      正月十八,有位资深美女同学发了她蒸的面皮,看到我点赞后回复我:“要吃就来,有的是,还可就此一聚聊聊,窝在家里人都快发霉了,出来透透气!”
      若说这话语对我没有一点儿诱惑那是不可能的。我何尝不想去会亲访友?何况这美女是我特别要好的同学,要不是一段阴差阳错的故事,我们说不定都成一家人了呢。要是放在平时,有她这样的邀请,哪怕是虚情假意我也会去蹭她一顿的,可眼下不同,不是我怀疑她邀请的真诚,而是觉得冒着生命的危险为一饱口福实在不值。她家虽然离我家不远,也就隔一条马路,我还是咽了咽嘴里的唾沫,把肚里的馋虫压了回去。

      想到吃蒸面皮儿,我不由得想起我的一位任姓同学。去年冬天,他有事没事就发短信、打电话邀约我和妻子到他家吃面皮。他的面皮蒸的很特别,用料讲究,工艺超群。起初我还以为是他夫人、我的小学妹的手艺,结果看到他发的视频、到现场观摩了他的面皮儿制作过程,才知是他的真功夫。他常常以刺蓟、白蒿、荠菜等为原材料,打汁后和面粉做浆汁面糊儿蒸面皮,所出面皮色泽或翠绿或沧桑,令人垂涎欲滴,尤其是配以绿绿的焯包菜、生黄瓜丝、炒葱花儿,红红的油泼辣椒等,一般人不吃个两三盘是不肯罢休的,末了再喝一碗熬了又熬的麦仁或绿豆稀饭,打着饱嗝的惬意委实难忘。经常去吃的大多是教育界的朋友或与教育界有关系的有头有脸的乡党同事,官居七品以上的就好几位。我应邀吃过几次竟然上瘾,一有闲空就想给嘴“过生日”,有时还连吃带拿。这时妻对我说,你的老任同学最近也不见联系让咱吃凉皮?我说你想吗,咱到他家让他蒸。转而呵呵一笑,算了吧,不合适,都在防疫呢,疫后再蹭他不迟。
      说话间,任同学的微信来了,问我最近住乡下还是城里?我答纺织城,梦里都在吃凉皮。
      他发来了一个个笑脸的表情后附文字:“好多好多面皮粉丝强烈要求开蒸面皮,但只能满足极少数人的愿望,肯定有你的份,明天一大早做好后送到你小区门口,不过只有纯面皮没有配菜,特殊时期请多多谅解!”
      真够哥儿们!我的口水真的流出来了,只是没告诉他正在和妻子回味他家面皮儿的口感。
      反复思索后,我微信回复他:“谢谢你,好意心领了!不过非常时期,你不来,我无恙,盛情难却也要却,希望仁兄多理解!同时建议给其他粉丝的面皮儿也不要做、更不要送,哪怕你把面糊儿都和好了,也仅仅蒸了自己吃,就当你把原料当垃圾倒了,损失疫后我来补!不是我今天不给你面皮儿,而是为了你今后更有面皮儿!”
      可能这下把人得罪了,不光他认为我在耍大牌,其他想吃“任氏”面皮儿的粉丝也可能因此恨死我了!
      但我真心地想吃他做的凉皮却实在不想让他在这个时节为我做、为我送啊!尽管他一直没回复我,但朋友的长久幸福与一时解馋“大快朵颐”令他的美意和粉丝们小小的虚荣得到满足相比,哪个更重要?相信他能理解,粉丝们也能理解。
 

 
上一篇